当前位置: 首页 要闻动态 妇联要闻

十多张全家福,记录6个女人的六十年变迁

发布时间:2020-10-30 17:48 来源:曲靖市妇联 作者:曲靖市妇联 浏览次数:389


杨盈盈一家的全家福,拍摄于2005年。

在相聚的日子,和家人拍一张全家福,是很多中国家庭的传统。一张小小的照片,可以支撑远行的人,度过那些艰难和孤独的时光。

近期,《中国人的一天》栏目发起 #全家福对比照# 活动,为你讲述那些关于家的温暖故事。


讲述人:杨盈盈

30岁,IT工程师,目前定居成都


△拍摄于六七十年代,外婆和她的5个女儿。

我的外婆,出生于1933年,四川达州的一个普通乡村。

外公早逝,外婆就独自一人,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将这6个女人组成的家庭撑了起来。

在农村,男性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,所以那时外婆不仅要养活5个女儿,难免还要面对很多非议。


拍摄于八九十年代,5个女儿组建了各自的家庭。

5个女儿长大后,都有了自己的家庭。

老大响应祖国的号召,和丈夫一起,支援边疆建设,成了石油工人,从此定居祖国边疆。

老二和老四留在县城,老三(也就是我母亲)一家后来去了成都,而老幺,则远嫁香港。

从此,外婆的女儿们便散落在祖国各地,我们这大一家子,也很难聚齐了。

外婆很爱她的女儿们,自从老大去了边疆,外婆每晚都要看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,一看到新疆天气不好,就开始担心,老大一家会不会冷哦?

每当女儿们携家带口回老家看她,她就会开心地弄一大桌子菜。也正因为聚少离多,大多数时候,我们一家人都会拍张全家福作为纪念。


△这张照片前排左边第一个就是我,旁边依次是我弟和我姐。遗憾的是,这张照片里大姨一家没在。

18岁以前,我一直和外婆生活在一起。

小时候,爸妈都不在家,是外婆照看我和表弟慢慢长大,衣食住行无微不至。

我们的童年,没有手机,没有电脑,孩子们就和外婆一起坐在凉席上玩扑克。记得那时我总会悄悄作弊,但外婆从来不拆穿。


△拍摄于2008年,此时,家里已经有了第四代。

在我高考前的三个月,外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外婆生病的那段时间,5个女儿回家轮流照顾她,没人有一句抱怨或推脱。虽然外婆生育的都是女儿,但我觉得比那些年大多数生儿子的人,都幸福。

2008年,一家人再次聚集到一起,长辈们还相约10年后,一起去爬长城。这也是目前,我们这一大家子最新的一张全家福。

2008年以后,我外出念大学,2012年毕业后留在成都工作,把父母也接了过来。


△父母年轻时的照片。

我的父亲母亲,20多岁的时候都是老师,在同所学校教书。

他们曾一起教书育人,也曾一起下海做生意。两人一直互相支持,一起拼搏。

有段时间生意好赚了不少钱,用现在的话就是成了“土豪”,最后却因为生意失败负债累累。两人一起回到家乡,在镇上经营着一家小店,也用心经营着我们这个小家庭。


△我小时候和父母一起拍的全家福。

我的妈妈和外婆一样,是个很善良的人。

勤劳坚韧,是大家口中的知心姐姐、阿姨,大家什么事情都愿意和她分享,想让她给些建议。

外婆去世以后,妈妈接下了家里所有的家务,那个时候,她经营了一家小棋牌室,下午开业,早上她就处理家里的大小事务,给我和爸爸做饭。


△左边是2016妈妈在华西医院,右边是我们一家三口出去玩的全家福。

一直到我大学毕业,那家经营了几年的棋牌室才关闭。2012年跟着我来到了成都,在一家商场做物业管理。

妈妈和商户的关系非常好,大家有什么麻烦事,有什么需求,都愿意给她讲。后面她生病住院,不少相熟的商户都提着水果来医院看她。

来了成都四年过后,妈妈被诊断出了癌症。随后我们带着妈妈跑遍了成都大大小小的医院,她是一个极度坚强的人,患病四年半,做了3次手术,50多次放疗,20多次化疗,一直都积极乐观。


△分别拍摄于2018年普吉岛和2016年香港海洋公园。

患病的四年多时间,爸爸一直在照顾妈妈,在这之前,我爸爸从来不做家务。他有时间就带着妈妈出门走走,去了不同的地方,看了很多风景。

在妈妈最后的几个月里,大姨专门从深圳回来照顾妈妈,二姨、四姨也会轮流从老家到成都来看望和照顾。小姨在香港因为疫情回不来,但也一直在关心着家里。

2020年,外婆的老三,也就是我母亲,因病离世,至此,外婆这一大家再也无法拥有一张五姐妹齐聚的全家福了。
生命就像一个循环。

最初,是外婆带着她的女儿们一点点长大;后来,是妈妈带着我走过生命中的各种时刻。一张又一张全家福中,有新添的面孔,也有离开了不会再见的笑颜。然而,这些曾经的回忆和爱,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褪色。


讲述人:风华正茂

30岁,按摩师,目前在大连打拼


我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一个小镇,从小和父母一起生活,虽然是男孩子,但也可以用“娇生惯养”来形容。

5岁那年我因为重度高烧,注射了庆大霉素,导致听力障碍。不过带着助听器,并不影响正常生活。

只是父母可能觉得有些愧疚,对我非常疼爱,虽然家里条件并不富裕,但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给我。

从小我就喜欢照相,小学四年级时,看着摄影师给六年级毕业生拍照时,我羡慕得从家里偷偷拿了4元钱也拍了两张。爸妈知道后不但没打我,笑着说让我保存好,等长大后再翻看翻看。

2000年去老姨家串门,无意间看到了墙壁上挂着她们的全家福,于是我就决定有机会也要和爸妈拍一张,没想到这个愿望一等就是十三年。


拍摄于2013年,用向朋友借来的数码相机拍下了我们家第一张全家福。20岁的时候,我从卫校毕业,父母也首次离开我的身边,去了呼伦贝尔市宝日希勒镇开了家按摩店。那时起,我们全家几乎每年只有春节才能见面。2014年正月,我从老家吉林出发,坐了18个小时的火车,到呼伦贝尔看望父母,拍下了一家人相聚的珍贵瞬间。


拍摄于2014年2月27日,呼伦贝尔。

后来,由于在呼伦贝尔的生意不景气,父母便一同回到了家乡。

我在学校学的就是针灸推拿专业,于是就和爸爸一起,在四平市区的按摩店上班,妈妈就在老家的镇上开了个百货店。

恰好有一天我和爸爸都轮休,就一起陪妈妈到公园走走。去的虽不是什么名胜古迹,但一家人只要在一起就很开心。


拍摄于2015年5月22日,四平南湖公园。

可惜相聚都是短暂的,由于爸爸所在的按摩店效益不好,2015年底,他被调转大连分店上班,我和妈妈则留在了故乡。

过年的时候,爸爸从外地赶回家,在自家的百货店里,我们一起过春节。


△拍摄于2016年2月8日,自家百货店里。

第二年初,我和妈妈先后随爸爸来到大连,虽然没能在同一个地方上班,但这回,总算是一家人都在同一个城市了。

我们趁着闲暇时光,去了星海湾大桥,这也是妈妈第一次看到大海。

只是,如果总是这样打工,一家人免不了又会分别。

当时,有一个老顾客得知我们一家三口人都是按摩师,加上对我们一家人印象不错,也很认可我们的手艺,就商量把他的门市租给我们开店。


△拍摄于2017年8月1日,星海湾大桥。

就这样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装修,2018年2月1号我们的按摩店正式开业了。虽然不大,但在陌生的城市,总算有了落脚之处。

创业初期每天的时间都很紧张,三个人基本上每天从早忙到晚,就连爸妈结婚30周年纪念日这天,也没能好好过,只能在店里穿着工装,纪念他们的“珍珠婚”。

那段日子虽然忙,但父母在,家便在,即便是身处异乡,我也没多少漂泊的感觉。


△拍摄于2018年6月18日,大连金州区

开店两年里,我们经历了初期的冷清,中期的高潮,到后期效益持续下滑,无力承担房租而被迫关门。

一家三口齐心协力,最终却面临惨败的结局,说实话,这确实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打击。但我竭尽全力了,所以也不后悔最初的选择。

为了渡过难关,现在我们全家都在努力,父母去了上海打工,我就一个人留在大连。


△拍摄于2019年11月4日,趁着闲暇时光,我带着父母去棒槌岛看海

因为各种原因,已经半年没见过爸妈了,今年的全家福虽然还没拍,但我希望等到时机成熟,重新创业,一家三口团团圆圆。

未来的路可能不好走,但我仍希望能遇到心爱的人,和她一起找机会陪父母回大连故地重游。

(注:本文所有配图均为受访者提供)

来源:中国人的一天



0

上一篇:【动态】曲靖市妇联举办巾帼大讲堂暨女性素质提升培训班

下一篇:【动态】沾益区妇联“美丽乡村 女子学堂”女性素质提升培训班开讲——李鸿英提出三点...

官方微博

官方公众号

手机官网